贵阳历史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清史民国

综漫之我是最强第十九章雅典娜降世意外出现搭配

发表于:2020-05-21 11:58:03 来源:贵阳历史网

综漫之我是最强 第十九章 雅典娜降世 意外出现

自从上次任务结束之后,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对于新式绝招的开发也提上了日程,只是过程不太顺利。③≠八③≠八③≠读③≠书,.↗.o●

“轰!”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从蛇夫宫辐射而出,吸引了整个圣域的注意,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好吧,基本上每天要来个十几次。

“咳咳,还是不行。问题到底出在哪?”当烟尘散去之后,浑身漆黑,头发凌乱的我走出了蛇夫宫的大门。

“又发生什么事了?”作为紧挨着的邻居射手座的希绪弗斯总是最早到的,当然另一个邻居就不会有他这么快,这主要还是心使然。

“没事,没事。只是力量没控制好炸了。”我略带歉意的说道。

“喂,已经是这个星期第五次了,你有完没完本不愿意孩子在这种天气出游!”人还没到,卡路迪亚声音就已经传了过来。

“少废话,臭蝎子,哪凉快哪待着去。”对于这个有点臭屁的家伙,只要遇到总会跟他吵两句嘴。

“你说什么!?”卡路迪亚瞬间就要亮出蝎子的毒刺。

“好了,两个人都少说两句吧。”希绪弗斯及时赶到中间做调停,这种事自从我开始研究新招的时候,他已经做了无数次了。

“切!”卡路迪亚知道希绪弗斯在他根本打不起来,只好作罢。

“辉耀,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老是这样会给圣域的秩序带来麻烦的。”希绪弗斯皱着眉头看着像是到煤炭堆里打了个滚的我问道。

“我也知道,只是不得不这么做。你们再忍受一个月,一个月以后肯定就安静了。”这段时间却是很多事情都不太顺利,也不知道是不是到了本命年。实际上我早就忘了生日这东西了。

“你开什么玩笑!一个月,少爷我还要不要睡觉了。”卡路迪亚听到我说一个月,顿时如炸了毛的猫一样大吼道。

“可以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吗?”希绪弗斯再次压下卡路迪亚的不满,平心静气的说道。

“实际上,我正在开发一种新的绝招,我打算将黄道十二宫所有的绝技融合进去。”我很老实的将原因说了出来,反正赛奇老头子早就知道了。

“哈啊!?你在说笑吗!?这怎么可能成功。”卡路迪亚顿时开启了嘲讽模式。

“我也觉得这种事情有些太让人难以相信了,很多黄金圣斗士终其一生都只修炼本命绝招就已经非常辛苦了。”希绪弗斯对于这一想法也不看好。

“但是,圣域的战力难以匹敌冥王军这是事实。光凭黄金战技对付几个蟊贼确实够了,可我们还得面对梦之四神,死神和睡神那对双子神,更有冥王哈迪斯。相比较而言我们圣域只有一个雅典娜女神可以媲美。”这是圣域最大的短板,真正巅峰的战力有限。

“所以更需要我们的勇气和牺牲……”希绪弗斯正要再说一遍为了爱和正义之类的话,被我无情的打断了。

“少来了,我是个务实的人。没有实在的胜算而要依靠那些虚无缥缈难以掌控的因素,我可不能接受。如果圣域能够放开a.e.倒还有些机会,偏偏就给封了。没办法我只能想方设法创造一种足以媲美那一招的绝招来代替,不然在我看来真的没有太多的胜算。”我非常明确的说道。

“a.e.是雅典娜殿下明确禁止的招式,无论如何都不会启用的。”希绪弗斯开口说道。

“是吗?招式被创造出来就有会使用的那一天。不论这一招被谁禁止过,人力总有尽头,当遇到绝境之时,任何手段都是救命稻草。”对于这一观点,我可不会认同,因为要想打进冥王的老家,那一招是唯一的手段。

“这件事到此为止,我不希望你继续下去,还有你对a.e.的想法也是一样。”希绪弗斯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准备终止这次谈话。

“真不好意思,这事你说了不算。我可是请示过教皇的,他没有反对我的做法。”作为名义上的下属,要做什么事还是要先跟上司报备一下。你要做什么他其实并不关心,他在意的只是你是否对他坦诚。

“不可能,教皇大人他……”希绪弗斯有些不解。

这时,教皇厅传来一阵阵奇异的波动,所有的黄金圣衣都产生了鸣响,“嗡~嗡~嗡~”

“是教皇在召集我们。”希绪弗斯刚感觉到立刻就飞奔而去。

“忠犬的属性真是爆表了。”看着短短一瞬就没影了的他,让我不得不为之感叹。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居然把我们全都叫来了。”马尼戈特对着同伴们问道。

“不清楚,既然是教皇召唤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宣布。”史昂率先回答道。

“啊,希绪弗斯你也到了。”阿鲁迪巴看着金黄双翼进入视野,立刻迎了上去。

“大家都到齐了吗?”这时他就已经开始有教皇的气概了。

“除了双子座和狮子座的黄金圣斗士暂时缺席以外,差不多都到了。”水瓶座的迪捷尔回答道。

“那就好,教皇大人在哪?”希绪弗斯环顾四周后问道。

“他在占星楼,全都上来吧。”这时,我的声音从楼上传了下来。

“他什么时候上去的?”史昂惊奇的问道。

“谁知道呢!”马尼戈特答道。

“嗖~嗖~嗖~”一个呼吸的时间所有人都来到了位于顶端的占星楼,看着我好整以暇的靠在墙壁上。

“教皇大人!”希绪弗斯率先走上前,单膝而跪问候道。

“嗯?你们来了。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赛奇的脸上红光满面,看来这个好消息挺有价值。

“什么好消息,老爷子?”马尼戈特迫不及待的问道。

“我刚刚观测星辰的时候,发现雅典娜大人即将降生!”赛奇的话仿佛一石激起千层浪,使得一众黄金全都为之一振。

“什么!”

“真的吗!?”

“雅典娜大人要降生了。”

我的冷水也紧跟其后泼了上去,“一个个这么激动干嘛,就算下来了也还是个婴儿,等她能够领导圣域最少要等二十年。”

希绪弗斯怒目相向,“你竟然敢对雅典娜大人不敬!”

马尼戈特自从和我出了一次任务之后,跟我的关系变得更加融洽了,“行了,少说两句吧。他说的是实话啊,一个婴儿能做什么?”

希绪弗斯没想到马尼戈特会帮我说话,“马尼戈特连你也……”

面对我们的行为,赛奇一声大吼震住了所有人,“全都闭嘴!”

希绪弗斯表情更加恭敬了,“是!”

赛奇咆哮着说道,“我叫你们来是见证雅典娜大人降生的仪式,不是让你们来拌嘴的!”

希绪弗斯满怀歉意的说道,“真是很抱歉,教皇大人。”

突然,一股宏大磅礴的小宇宙覆盖了整个圣域让原本悠哉的我深感无力,“来了!”

其他黄金圣斗士也陆续感受到了这股无可比拟的小宇宙,“这……这就是雅典娜大人的小宇宙吗!?”

雅柏菲卡一脸享受的说道,“好温暖的感觉,能够感受到她那慈悲温和的感情。”

让我真正感到吃惊的地方却是她的小宇宙竟然足以覆盖整个星为各部门贯彻落实意见明确了工作的路线图和时间表。球,这就是主神级别的小宇宙!我的跟他比起来简直就像是蚂蚁面对鲸鱼一般无力。

“赶紧行礼,雅典娜大人就要降生了!”赛奇率先单膝跪地,期待着雅典娜的降生。

“越来越近了!”那股感觉温暖而庞大的小宇宙持续接近着圣域。

只是意外出现了,一道金色的流光闪过,“嗖!”

“嗯!怎么回事?”赛奇吃惊的看着金色流光消失的地方。

“为什么雅典娜大人的小宇宙突然消失了?”希绪弗斯一脸惊呆的模样问道。

“不是消失,而是雅典娜大人的小宇宙已经进入了现世的婴孩身体当中陷入了沉睡,所以我们感知不到。”赛奇却是很清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不是说她会降生在圣域的吗?可是,我感知的是她的小宇宙最后消失的方向好像是去往意大利的方向。”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原本要在圣域降生的雅典娜临时转道去了意大利,我很好奇。

“教皇大人,为什么会出这种事情?是因为我们不够虔诚的原因吗?”希绪弗斯开口问道。

“不,跟那个并没有关系。我能感觉到雅典娜大人在降生的那一瞬间非常接近圣域,只是后来有什么事情让她临时转变了降生的方向。”赛奇安慰道。

“老爷子,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代表数字络化的字母“e”将持续闪动马尼戈特开口问道。

“……所有黄金圣斗士返回自己所驻宫殿,希绪弗斯留下。”赛奇想了一会儿后,下令道。

“是!”来得快,去的也快,转眼间整个占星楼只剩下赛奇和希绪弗斯两人了。

很快赛奇对希绪弗斯交代完了,“……这件事只能拜托你了,希绪弗斯。”

希绪弗斯承诺道,“是,我一定会将女神带回来的。”

当他面带忧色的走到教皇厅门口的时候,我开口调戏道,“哟,不愧是教皇唯一的候选人,这种近水楼台的任务都是先发布给你的。”

希绪弗斯面色如常的说道,“我只是去寻找迷失在外的雅典娜大人。”

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模样,我想调戏他的心情就越发高昂,“我知道,只是老头子并没有给你限定时间啊。你完全可以带着降生没多久的雅典娜玩玩少女养成,然后生个十个八个小雅典娜带回来,到时候绝对是大功一件啊!”

希绪弗斯怒火中烧,正要挥拳相向,“你这家伙!”

结果被我一棍子给打闷掉了,“慢着!圣斗士之间不准私斗,你应该遵守这条规定。”

严格遵守圣域规则的他只好冷哼一声快步离去,“哼!”

希绪弗斯走了之后,马尼戈特单手一撑从教皇厅的房顶上跳了下来,“你非要这么刺激他么?”

“他活的太累了,而且雅典娜的小宇宙在降生那一刻开始就会陷入沉睡当中,整个意大利那么大的地方,简直就是大海捞针。长时间在外的他一定会恪守圣斗士的准则不与凡人过多的接触。孤独会让他的正直严谨的内心对自己更加苛刻。”这才是我真正担心的东西,与其让他压抑自己,苛责自己,我更希望他能够将这些负面情绪转变成对我的不满。反正对我来说造不成什么影响。

“你好像对什么事都能看的透。”马尼戈特转过头看着我说道。

“如果你也死过几次,人世间的一切都逃不过你的眼睛。”说道这里,我不由的露出了缅怀的神色。

“本大爷才不想做那种事呢?”马尼戈特小的时候见识过很多同龄人难以想象的黑暗尽管他比一般年轻人早熟,但是一些东西依然不是他这个年纪能够看透的。

“还是去喝酒吧。”我对马尼戈特提出了邀约。

“今天爆炸够了吗?”想起我这段时间每天在圣域做的事情,马尼戈特笑着问道。△≧△≧

“半夜再说吧,不把卡路迪亚弄得满眼血丝,我可不会放过他。”我奸笑着说道。

“阿嚏!”回到天蝎宫补眠的卡路迪亚突然打了个喷嚏。

“哈哈哈,他可有的受了。”马尼戈特大笑着说道。

很快希绪弗斯变装之后,背着黄金圣衣箱徒步离开了圣域朝着意大利出发了,这一晃就是将近十年。

当他再回来的时候,也带回了一个非常柔弱的紫色短发少女,小跑的跟着希绪弗斯来到了圣域。也正是那个时候开始,圣域也多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让那些只知道修炼的狂人们,心底也多了一丝柔情的感触。

至于我,则是成功的开发出了一个连我都无法使用的招式。威力绝不逊色于a.e.只是暂时还没人能使用的了,除非最后同归于尽,否则还真没法使用,对于各方面的要求苛刻到难以想象的地步。

对了对了还有亚妮,她正式成为了史昂的第一个弟子,然后搬出了蛇夫宫,对我也回到了不假辞色的状态,明明之前只差一步了。我只能说女人心海底针,我不懂,真的不懂,太!难!了!

冠心病心绞痛胸痛的特点
跌打损伤活络油配方
孩子胃胀气不爱吃饭怎么办
呼和浩特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找好医生
通心络胶囊哪里有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