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历史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秦汉三国

大荒独行第二十一章拒绝邀请营养

发表于:2021-01-13 04:15:53 来源:贵阳历史网

大荒独行 第二十一章 拒绝邀请

中午,正是烈日当头的时刻。

徐玮并没有黏在肖菁菁身边,而是找了一次僻静的地方,拿出了冰兰给准备的小吃,不急不慢地补充着体力。

经过一段时间的缓冲,徐玮没有了刚考完时候的懊恼。用肖菁菁的话说,一道题并不能代表什么,只要其他的答对了,笔试是稳稳的通过。与其一直纠结着过去,不能趁着这段空闲时间,想想武试该如何去做。

忽然间,他想到在收自己答卷的时候,那位叫陈乾的考官指了指自己的袖标,那仙鹤甚是灵动好看,但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他是想让我抓一只一模一样的仙鹤给他?”徐玮挠挠头,百思不得其解。

“你就是那个徐玮?”正想着,耳边传来一个大咧咧的声音。

徐玮顺着声音看去。

那是一个身着华贵长衫的少年,一脸桀骜不逊的神色,俯视着他问道。

“如果这里没有其他叫徐玮的,那么我就是。”

徐玮很是疑惑,因为他并不认得眼前这个少年。

“听说你跟肖菁菁姑娘走的很近,但自身实力不足一提,就连当小白脸需要的样貌你都没有。蠢胖如猪,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来是要告诉你,肖菁菁那样的女子不是你这样的废物能够染指的。喜欢她的天才能填满你整个孔雀谷,你这样的废物又能算的了什么?别看她现在跟你聊得比较多,那是因为在这里她无聊逗逗你罢了。等我们进去到门派,她哪还有心思顾得上你。而你呢?注定平庸的在这个小山谷里终老。所以我警告你,从此以后,离菁菁姑娘远远的。”

说完,不等徐玮反应过来,一挥衣摆,转身离开。

而他的到来,仿佛就像是发射了一个信号,引得无数倾慕肖菁菁的少年接踵而至。

“我也是来告诉你,你可别做梦菁菁姑娘能看得上你,你在她眼里不过是一个宠物。”

“徐玮,菁菁姑娘必定是将来大荒的最强者才能配的上的,你就别做梦了。”

“哈哈,你们都别来凑热闹了,菁菁姑娘只能属于我……”

这一个个自命不凡的少年陆续到来,让徐玮瞬间头疼不已。

这一系列的少年,都是天资过人,家庭优渥之辈,不出意外基本已经确定能够成功进入门派之中。

他们那稚气的脸上,充斥着对自身实力的自信和坚定。那一道道看向徐玮的鄙视目光,衬托着自己的高高在上。

这还真是无妄之灾呀!

徐玮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成了全场少年的公敌,因为近段时间和肖菁菁长时间的单独相处,被有心人传播了出去,引起了肖菁菁粉丝团的敌视。

徐所以开始学习裁剪玮无语的摇摇头,这武试看来得处处小心了,四周敌人成群呀!

虽然有规定不能对自己人下手,但是暗中使些小绊子还是可以的,如果连这点事情都过不去,那也没必要去太古铜门送死了。

徐玮内心隐隐的有些兴奋,随着实力的变强,他渴望着竞争,温室中的花朵永远无法真正的成长起来。在太古铜门那种处处危机,一不小心就得丧命的地方,太过于单纯直接怎么可以。

徐玮嘴角微弯,这样的竞争他可是很喜欢的。

“徐玮,你在发什么呆?”耳边,又一个声音传来。

“我就是喜欢跟肖菁菁一起,我发呆关你……”徐玮不耐烦的看向来人,而后彻底愣住,面色一红。

因为此刻出现在他眼前的,并不是之前一直来挑衅的天才少年们,而是刚才他笔试时候的主考官陈乾。此时的他,再没有刚才考场上冰冷的面孔,脸上带着亲切的微笑,让人不经意间就能产生些许好感。

“陈前辈,不好意思,我还以为……”徐玮不好意思的站起来,拱手赔礼道。

“无妨无妨,我们都青春年少过,这种事情可以理解。”陈乾笑道:“不知道刚才我跟小兄弟暗示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暗示?什么事情呀?我没看到呀?”徐玮不解的摇着头,心中很是疑惑。

“当时人多,我不好明说。不过,我对小兄弟指过袖标,难道你没看到?”

“袖标?那只仙鹤吗?”徐玮一愣,摊手说道:“前辈,我去哪里给你捉仙鹤去呀?”

陈乾愣了片刻,失笑道:“你以为我给你看这个,是要你去给我捉一只吗?”

“那不然还能是什么意思?”徐玮有些迷茫了。

“这仙鹤和白虎、凤凰、麒麟是我们天虚门圣兽,代表着我们天虚门弟子身份。我向你指这个,就是想问你有没有进我天虚门的想法。”陈乾笑着解释道。

“天虚门?那个可以召唤邪影的门派吗?竟然主动来找自己。”

徐玮内心有些激动,有些惊讶。

“门派收徒极其严格。没想到,这武试还没开始,就已经有门派看上我了?”

要说不动心,那肯定是不可能的,谁不想轻轻松严重危害社会生活秩序松就获得进入门派的资格?

但是,徐玮控制住了内心的蠢蠢欲动,摇头说道:“多谢前辈的好意,可是我想凭真实的本事入选门派。”

徐玮已经选定了去天剑阁,却又不能太不给陈乾面子,折中的说道。

毕竟,从骨子里徐玮不喜欢依靠外物来取胜,而且天剑阁御剑殿有他想要弥补自身不足的武技,内心渴望变强的他是非去不可。

陈乾微微一愣,没想到徐玮还能拒绝自己直接收他入门的决定,这在以往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

“小兄弟,你可要好好想想,门派的收徒门额就那么多,你看看这里多少人?一旦开始武试,那就是凭各自能耐拼抢。哪怕实力再强,谁也不能保证中途不会发生意外。现在只要你愿意,我可以立刻将你收入门中,不用再进行接下来的武试,你完全可以轻轻松松的看着他们争夺,何乐而不为?”

陈乾并不想放弃这样一个天才,费尽口舌的劝着。

徐玮依旧干脆的摇着头道:“多谢前辈的好意,但是我从小经历了太多的不公平,我也不想在这等大事上让人家觉得不公平。其次,如果我靠走后门进入门派,又怎么能让在场的考生们服气,他们又怎么能看得上我?我可不想以后去到门派被孤立,而且我相信自己的实力。”

陈乾脸上变得有些郑重,半晌笑道:“小兄弟还真是光明磊落,那好吧,武试过后,我再来。”

说完,很有风度的对徐玮拱手道别。

“希望我不会为自己的决定而后悔。”阳光下,徐玮负手而立,喃喃自语。

面部整形
孩子不消化的症状
湖州治疗男科医院哪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