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历史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秦汉三国

31年前中国人听乔治迈克尔都目瞪口呆节能

发表于:2020-11-20 11:22:46 来源:贵阳历史网

威猛乐队(资料图)

新京报讯 每逢圣诞节,几乎到处都能听到《Last Chritstmas》(去年圣诞)这首“圣诞金曲”。这首歌曲被泰勒-斯威夫特、爱莉安娜-格兰德(Ariana Grande)等多位歌手翻唱过。昨日,据外媒报道,这首歌的原唱、英国传奇音乐人、前威猛乐队主唱乔治-迈克尔(George Michael)于当地时间12月25日圣诞节下午1点42分在家中平静去世,享年53岁。

上世纪80年代,乔治-迈克尔与好友安德鲁-维治利(Andrew Ridgeley)以二人组合“威猛乐队”出道。在1986年,威猛乐队解散。乔治-迈克尔在单飞后发布的首张solo专辑《Faith》,取得了2500万张销量的好成绩,并获得格莱美年度专辑奖。除此之外,他还是全美音乐奖、全英音乐奖和MTV音乐录影带大奖等多项大奖得主,创下全球唱片销售超过1亿张的佳绩。

威猛乐队30年前来中国演出

1985年,威猛乐队在北京工人体育馆开唱,成为第一支到中国大陆演出的西方乐队,并影响了不少中国流行音乐人。成方圆、郭峰等人都在现场观看了演出。昨日,新京报连线两人,谈起当年那场演唱会,他们仿佛如昨。

乔治-迈克尔(George Michael)本名Georgios Kyriacos Panayotou,1963年6月25日出生于伦敦北部。他的父亲是一家希腊餐馆的老板,上世纪50年代来到英国,而他的母亲是一名英国舞者。乔治曾回忆称,他的童年时代并不快乐,因为父母一直在不断努力改善他们的财务状况,所以彼此很少拥有表达爱意的时刻。“我从来没有被称赞过,也从来没有受到重视。”

在迈克尔十几岁的时候,他和他的家人搬到了赫特福德郡。在当地的一所学校里,他遇到了安德鲁-维治利。他们两个发现彼此在音乐中拥有着共同的兴趣,于是就和一群朋友一起组成了一支斯卡乐队(注:斯卡为牙买加的一种流行音乐形式),但是这支乐队只短暂地存在了一段时间。

威猛乐队专辑封面

1981年,迈克尔和维治利组成了Wham!(威猛乐队)。第二年,乐队发表第一支单曲《Wham Rap!(Enjoy What You Do)》,当时rap这种音乐风格并不是主流,这首单曲也没有进入英国音乐榜单,但是随后,第二首单曲《Young Guns(Go For It)》发布之后就上升至榜单第三名。1983年,威猛乐队发表了首张专辑《Fantastic》,包括了之前发表的单曲,并一举拿下英国音乐榜单专辑第一名。

迈克尔和维治利最初采用皮衣的叛逆形象来演绎坏男孩的歌曲,而在1984年创作出大热歌曲《Wake Me Up Before You Go Go》之后,二人更换了更加时尚的服装。不过,由于迈克尔太过于走在时代前端,他最终会选择单飞其实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1984年发布的另一首单曲《Careless Whisper》,虽然是他与维治利一同写出的歌曲,但是那时候迈克尔就有了单飞打算。不过,《Careless Whisper》在《滚石》杂志票选的当年最佳100曲中排名第24位,并击败麦当娜的《Like a Virgin》 荣获1985年Billboard的年度单曲。

正值威猛乐队鼎盛时期的他们,在1985年4月来中国大陆演出。他们的音乐让中国人看到了另一个世界。在北京的几天,他们游览了天安门,登上了长城,还留下了纪录片《威猛乐队在中国——天外有天》。

1986年,在迈克尔包办专辑《Music From The Edge of Heaven(The Final)》的制作及创作之后,他宣布单飞。次年春天,迈克尔与灵歌天后艾瑞莎-弗兰克林对唱了《I Knew You Were Waiting (For Me)》。也正是从这时候起,他开始怀疑自己的性取向。在后来的采访中,他谈到自己在单飞之后情绪低落的原因,正是由于意识到自己可能是个同性恋。

1987年秋天,迈克尔发布了单飞之后的首张个人专辑《Faith》,这张专辑迅速在英美音乐榜单上登顶,销量也超过了2500万张,也为他赢得了一座格莱美奖杯。1988年,配合这张专辑进行了全球巡演,这场巡演奠定了他流行音乐巨星的地位,但是不断的旅行和成千上万的少女尖叫让他感到非常疲惫。不过,迈克尔的人气依然十分高涨,他在1990年发布第二张个人专辑《Listen Without Prejudice》,这张专辑更加针对成年听众,同样也揽下全美销量亚军。

1991年,当迈克尔在里约进行“Cover to Cover” 演唱会时,他遇到了他的伴侣Anselmo Feleppa,虽然这时迈克尔并没有公开表示他是同性恋。不过,他们的关系是短暂的,Feleppa在1993年死于脑出血。后来,迈克尔发表了一首《Jesus to a Child》,用来纪念这位逝去的爱人。

在单曲《Praying For Time》在宣传时,乔治-迈克尔和唱片公司索尼爆出不合传言。当时,迈克尔认为公司干涉他的创作自由,索尼则认定歌手未尽到商业义务。后来,在经过漫长的纠纷之后,迈克尔最终不愿受人摆布,选择与索尼公司解约。

1996年,迈克尔在第三张个人专辑《Older》里剪短了长发,这张专辑在欧洲取得巨大成功,但在美国却反响平平。两年后,他的首张个人精选集《Ladies Gentlemen: The Best of George Michael》面世,很多人发现,这不仅是作者:乔治-迈克尔的轨迹,更是上世纪80、90年代流行音乐的重要篇章。

1997年,母亲的去世,让迈克尔进入新一轮的情绪低落时期。在后来的采访中,他表示曾考虑自杀,当时是他的新伴侣Kenny Goss劝阻了他。

迈克尔早年曾经捐助埃塞俄比亚难民,而后长期投身艾滋病防治运动。不过,他也曾遭遇过同性恋的压力。1998年,他还因便衣警察的引诱,在比弗利山庄的一处公园厕所内被以公共猥亵罪逮捕,并被判处80小时的社区服务。事后,他不提抗辩,并在Outside的MV里影射此事,还引来一场官司。这一事件后,迈克尔逐渐公开了性取向。

此后,他继续写作和录制自己的专辑,并举办了多场慈善演唱会。当在《Patience》发布之后,他接受采访时称,不再将专辑出售给公众,而是生产免费下载音乐,再让粉丝把钱拿去捐给慈善机构。

2006年,他成为了第一个登上新开放的温布利球场表演的艺术家。但是,他的私生活继续占据报纸的头条。2006年2月,他被逮捕并被指控拥有C类药物;2010年8月,他承认在药物的影响下驾驶之后,被判处监禁8周。

在2011年布拉格演唱会举行之前,他宣布已经与沉迷酒精的Kenny Goss分手,并为自己沉迷药物感到自责。

追忆

成方圆:当时我也不敢站起来一起唱

当时,在威猛乐队来华之前,成方圆为他们先录制了五首歌曲的中文版本——“主办方可能当时怕中国观众听不懂英文,就找到我让我录了一版,便于推广,我唱了中文版的《Wake Me Up Before You Go-Go》《Last Christmas》《Careless Whisper》等五首歌,都是他们的成名作,后来这五首歌还做成了磁带,发给了当时买票听演唱会的观众们。”

成方圆透露,在这场演唱会之前,她完全不了解威猛乐队,“当时他们在中国也没什么名气,大家都是怀着好奇的心情买的票,想看看这样一个西方乐队到底是什么样的,门票好像是5块钱左右。在现场,你可以看见中国人都穿着蓝的、黑的中山装,把整个场子都坐满了,但是表情都比较木讷,不知道怎样去互动,现场也有很多武警,不让观众站起来,怕他们破坏秩序。但是现场的外国人就比较嗨,站起来唱啊跳啊,中国观众可能内心也比较震撼,比较激情澎湃,但是不敢表现出来。但是当时我在VIP席,周围的人全都坐着,我也不敢站起来一起合唱。当时的中国流行音乐刚刚起步,大家还在听港台的、邓丽君的,少部分人会听一些美国的乡村音乐,像卡朋特啊,约翰-丹佛啊,这都是比较前卫的年轻人了,那时候还没有什么摇滚音乐。所以我看完那场演出心里也被震撼到,这种音乐太过瘾了,我记得他们乐队编制还蛮大的,有萨克斯、小号、长号等等一些管乐,比一般的电声乐队还更丰富些,听觉上非常不一样。”

在北京演出完之后,成方圆还与迈克尔和维治利坐了同一架飞机飞到了广州。“当时在广州又演了一场,开场时,我作为主持人为他们做了一个简单的介绍,这之后就再也没跟他们见不知道有撒打算?在此恭祝大家节日快乐!祝愿大家的站越来越好!过了。不过后来资讯发达之后,我也听了他们更多的歌,到圣诞节的时候,也经常听到那首《Last Christmas》。”

郭峰:观众不好意思鼓掌、尖叫

回忆起1985年那场演唱会,郭峰说至今依然记忆犹新,“那一场应该是中国第一场相对完整的、摇滚的、舞曲的西方乐队演出,当时印象非常深,非常震撼。不像现在的演唱会,歌手歌迷有很多互动,那个时候完全没有,当时大家都有点目瞪口呆的感觉,不知道该怎样去表现,怎样去配合这个乐队,也不好意思鼓掌、尖叫。印象最深的是旁边有一对从头跳到尾的外国年轻人,估计是留学生,我们那一片的中国观众都在看他们。当时他们还来了很多舞蹈演员,中国观众几乎从来没有看到过这种载歌载舞的舞台。当时门票我记得是5至8块钱左右,已经算挺贵了,因为工资水平也就40块钱一个月。”

提及那场演唱会的影响,郭峰表示:“我觉得威猛乐队给大家的震撼还是很大的,音乐形式、舞台结构都对我们这些行内人士很有启发,他们是4月在工人体育馆演出的,我们的让世界充满爱演唱会是5月底左右,在同一个场地,我感觉那时候我们有些演员就有受他们影响。从演唱会之后,他们的每一张唱片我都有收藏,包括乔治-迈克尔之后单飞的每张专辑,他们的《Careless Whisper》《Last Christmas》到现在为止都非常经典,我听过无数次。迈克尔的音乐的律动和编曲,都是非常棒的,包括乐器的编排,有很多部分对我的创作都是有影响的,我一直觉得他在音乐方面是独树一帜的,其实这两年一直都期待能听到他有新的东西出来,所以听到他去世的消息,我也觉得很遗憾,这真的是音乐界一个很大的损失。”

想要软肝吃什么药
徐州白癜风治疗较好的医院
宝宝腹泻是什么症状